【权力的游戏/冰与火之歌】Game of Thrones第六季season 6 第2集剧情介绍梗概

【权力的游戏/冰与火之歌】Game of Thrones第六季season 6 第2集剧情介绍梗概

权力的游戏/冰与火之歌】Game of Thrones第六季season 6 第2集剧情介绍梗概

 

第2集 - 琼恩复活

山洞鱼梁木下,绿先知引导布兰的意识回到从前,在那里布兰看到了童年时光的父亲奈德•史塔克,叔叔班扬,还有从未见过面的姑姑莱安娜。在这个幻境里,史塔克家族仍是那么兴旺,连阿多都能思维清晰的说话。布兰宁愿永远生活在幻境里,忘却现实中的烦恼与痛苦。只有梅拉忧心忡忡,外面的世界渐渐被冰雪覆盖,凛冬将至,异鬼也会随之而来,世界的秩序将陷入混乱。

此时的黑城堡就已经乱成一团,曾经发誓相守的兄弟却同室操弋。索恩已经察觉到戴佛斯在拖延时间,双方隔着房门拔剑对峙。大锤一下下砸在门上,眼见房门被砸出个窟窿,屋里的人随时准备拼死一搏。这时城堡的大门传来隆隆声,索恩等人还没反应过来,巨人已经砸破大门冲了进来,他身后的野人在托蒙德的率领下涌进城堡。索恩大喊着进攻,两名守夜人试图对抗野人进攻,可不是被一刀砍翻就是被巨人摔成肉饼,其他人见状纷纷丢下手中的剑投降。不甘失败的索恩和仇恨野人的奥利还想反抗,也很快被制服丢进城堡的地牢。

君临城里,太后瑟曦仍是街头巷尾的笑谈,更有轻薄之徒编出荤段子哗众取宠,而这些人往往被那个身材高大的御林铁卫(魔山)秘密处死。红堡里的瑟曦对流言蜚语已经麻木,她伤心的是无法参加爱女弥赛菈的葬礼,更让她痛心的是阻止她的人正是儿子托曼国王。

弥赛菈躺在大教堂的圣堂中央,四周被七神的雕像环绕着,身边只有托曼和詹姆陪伴。托曼有苦说不出,他并非无情,而是教团禁止太后进入教堂。他觉得没脸再见母亲,在母亲瑟曦和皇后玛格丽被囚禁时,他无能为力;在母亲游街受辱时,他还是无能为力。詹姆对这个儿子无法明言,只能让他去见母亲,请求原谅。

圣堂的大门被推开,衣衫褴褛的大麻雀踱了进来。詹姆知道托曼的性格软弱,与乖张的乔佛里截然相反,他没有胆量与大麻雀为敌。于是詹姆让托曼离开,他来亲自解决这个麻烦。詹姆知道,按神的标准,他弑君灭亲通奸乱伦,已经罪无可恕,所以不在乎再加条杀人罪名。当他握着匕首柄时,大麻雀面无惧色。几个穿着黑袍的教团战士之子鱼贯而入,手持棍棒,紧盯着詹姆的一举一动。詹姆明白已经不能动手,否则不仅自身难保,教团也会趁机煽动众怒,推翻兰尼斯特在君临城的统治。他只能让大麻雀从容的离开了圣堂。

瑟曦站在红堡的高台上,远远的看着城市另一头的圣贝勒大教堂,这是她和爱女能达到的最近距离。身后托曼的一声“母亲”没让瑟曦感到温暖,连声的道歉也没让瑟曦能够释怀。倒是托曼想杀光教团,拆掉大教堂的想法,让她多少有了些慰藉。这才是瑟曦心中国王的样子,她愿意帮助儿子托曼成为坚强有力的、真正的国王。

弥林城中已是人心惶惶,家家紧锁门户,街道冷冷清清。更糟的是整个奴隶湾,除了弥林城,其他城邦已经恢复了奴隶制,丹妮莉丝的心血即将毁于一旦。提利昂、瓦里斯、弥桑黛和灰虫子在商量对策时也是一筹莫展。提利昂想起弥林城的金字塔下还有两只龙。他记得曾经在书中读到过,伊耿统治维斯特洛大陆后就将龙锁起来圈养,导致龙种的退化。这正是用来装饰君临城大殿的龙头骨越来越小的原因。提利昂相信龙具有高智商,能分辨出朋友与敌人,他要到地下室释放被丹妮莉丝锁着的龙。

当提利昂和瓦里斯举着火把进入金字塔时,里面悄无声息。提利昂独自沿着台阶向下走,偶尔听到黑暗中锁链在移动。前方两股蓝火忽明忽暗,那正是龙口中的火焰。它们谨慎的盯着走过来的小矮人,随时准备将他吞进肚子。提利昂连忙解释来意,不管龙能否听懂,只有不停的说话,才能让他略微安心。他慢慢的触摸着一只龙的身体,缓缓靠近它脖子上的枷锁。等到机会时,他猛的拔下插销,枷锁应声掉在地上。另一只龙看到同伴获得了自由,也主动的将脖子靠向提利昂。两只龙都摆脱了束缚,轻拍着翅膀向金字塔深处走去。提利昂急忙捡起掉在地上的火把,拾阶而上,在入口看到了仍呆立在那的瓦里斯。这时他才感到后怕。瓦里斯也呆呆的看着提利昂,不知道这个侏儒的小身体里到底藏着多大的胆子。

坐在布拉佛斯街头乞讨的艾莉亚又一次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,她抓起身边的棍子,朝着声音的方向扫去。虽然一次又一次打空,一次又一次被打倒,她都没有停手,对着周围一阵狂舞。一只手抓住她打过来的棍子,贾昆•赫加尔的声音再次响起。他接连问艾莉亚是谁。艾莉亚一直回答无名之辈。即使贾昆承诺说出本名就能得到温饱、重见光明,艾莉亚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回答。艾莉亚终于做好了准备,贾昆将引领她成为一名无面者。

临冬城里,卢斯•波顿因珊萨逃走,对拉姆斯非常不满。拉姆斯知道珊萨只能去黑城堡向琼恩求助,他打算联合几位领主先发制人,进攻黑城堡,杀死琼恩•雪诺。不过卢斯不想冒着得罪全北境领主的风险,杀死守夜人总司令。正说着,大学士沃肯来禀报,瓦妲夫人刚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婴。拉姆斯听到这个消息有如晴天霹雳,他的继承地位不保。他身体僵硬的走上前,拥抱父亲表示祝贺,但一把匕首也插进了卢斯的身体。卢斯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个私生子,他心里很清楚要提防拉姆斯,却没想到拉姆斯会这么快下手。随后在狗舍里,拉姆斯一不做二不休,放狗咬死了瓦妲夫人和刚出生的弟弟,铲除了挡在王位前最后的障碍。

在临冬城和黑城堡之间的树林中,珊萨等人仍在躲避着波顿家族军队的追捕。珊萨有了布蕾妮的保护,席恩也有了新的打算。他想回铁群岛的派克城,带着对史塔克家族的愧疚了此一生。虽然席恩多次背叛史塔克家族,但在最后时刻他良心发现,将珊萨救出火坑。在珊萨心里对这个曾经的哥哥还是有些依依不舍。

但派克城却正在经历一场风雨。巴隆•葛里乔伊借着北境空虚之时抢夺的一些沿海城镇,被其他领主逐渐收复,他的扩张大业破灭。女儿雅拉对他占领陆地,而不是利用长处占据海洋的做法并不认同。父女俩为此发生争执。巴隆怒气冲冲的离开大殿,走上塔楼之间的吊桥,要回对面的卧室休息。狂风暴雨中,吊桥不停的摇晃着,吊桥下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岩石,发出巨大的隆隆声。巴隆隐约看到吊桥的另一头站着一人。他是巴隆失踪多年的弟弟攸伦,。他回来的目的就是要取代哥哥巴隆,争夺对家族的领导权。就在暴风雨中,巴隆被弟弟丢下吊桥,他的惨叫声淹没在雷雨海浪之中。

次日放晴后,雅拉带着人在海边发现了父亲的遗体。按家族的传统,巴隆脸上覆盖着海带,躺在木伐上被推入海中,随着洋流回到淹神的怀抱。雅拉以家族的盐王座发誓,一定要找到凶手。但不幸的是巴隆并没有明确指定继承人,按家族律法,雅拉还不是铁群岛之王。只有通过选王会的人,才有资格坐上盐王宝座。

黑城堡中,劫后余生的戴佛斯进入梅丽珊卓的房间。昔日光芒四射的红衣女祭司此时却沮丧的坐在火炉前,呆呆的看着炉中的火焰。戴佛斯仍无法接受琼恩的死,他曾见过梅丽珊卓展现的神迹,希望梅丽珊卓能想办法让琼恩复活。可女祭司的信仰已经崩塌,曾经的自信也荡然无存,感觉光之王的光辉已经不再照耀着她。戴佛斯本就不信仰任何神,他是来请求梅丽珊卓的帮助,而不是神。

梅丽珊卓在戴佛斯的鼓励下决定放手一试。先擦拭干净琼恩身上的血迹,再剪下几缕头发和胡须投入火中,最后梅丽珊卓双手轻按着琼恩的身体念起咒语。屋里其他人紧张的看着女祭司的仪式,只有冰原狼白灵静静的躺在桌下睡觉,对周围的事浑然不觉。念过一遍咒语后,琼恩没有任何反应。梅丽珊卓开始心慌,咒语也念得结结巴巴。经过几次尝试,她最终还是选择放弃,众人只能失望的离开房间。房门关闭后,原本在休息的白灵突然惊醒,看着主人。琼恩如同从噩梦中惊醒般,猛吸一口气睁开了双眼。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meiju789.com/15522.html
转载请注明转载自:美剧789

【权力的游戏/冰与火之歌】Game of Thrones第六季season 6 第2集剧情介绍梗概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